拼多多-龙邦,低至7毛全网最低。安全可靠


妮妮空包网

空包代发:微商化妆品一件代发源妮妮傲娇从月入远超数万到打卡坐班拿两千底薪过气网红

更新时间:2018/11/8 / 阅读次数:8

  她很满意目前这种洗尽铅华的状态,比起对着手机摄像头“空唱”,还要不时喊着谢谢哥哥点亮、打赏……如今直接与听者互动的感觉踏实了很多。

  何璟告诉懂懂笔记,半年多前她离开了四川老家,在不少城市的酒吧里都做过驻唱。深圳,是她游走的第六个城市。在这里,她收获了不少爱听她歌声的听众,更得到了酒吧老板的肯定与赏识。

  “最初在直播上翻唱过很多流行歌曲,也有过不少的粉丝。但后来总唱不出新意思,就渐渐地被冷了呗。”在何璟看来,直播圈也是一个微缩版本的娱乐圈。

  无论颜值超高,还是才艺过人,当红与过气或许只在一夜之间。对于大部分凭借展示才艺的网红而言,过气意味着失去打赏,收入减少。有的人甚至面临着生计上的压力,不得不离开镜头另觅出路。

  何璟告诉懂懂笔记,她每天在酒吧驻唱八个小时,每周工作七天。每个月能够得到将近两万元的收入。然而这个数额,却只是她秀场直播鼎盛时期月收入的五分之一。

  回想起两年前那段时光,她坦言那时候来钱真的轻松。每天只需要在手机镜头前唱足六个小时,就能拿到两三千元的打赏分成。有时还有广告主主动找上她,寻求推广合作。

  “但这一行的竞争越来越大,会唱歌的、唱得好听长得还漂亮的,太多了。”由于歌唱风格雷同,聊天缺乏粘性,观看何璟直播的粉丝也越来越少。最后,她甚至成了所在公会里扶不起的阿斗,被管理层逐渐放弃。

  后来,她曾尝试做一名独立主播,甚至转战多个短视频平台,但都屡屡受挫,有时候每月的收入仅在一、两千元水平,甚至一日三餐都成了问题,令自认有个好嗓子的何璟万念俱灰。

  “我要养活自己,还要寻找新的机会,所以想到酒吧驻场,很多歌星红起来之前都有过类似经历,我也要经历一下吧。”她告诉懂懂笔记,自己看到过不少报道,很多草根明星都是在酒吧里被星探、经纪公司挖掘后出名的。因此,她毅然背上吉他,在几个城市间游走,去酒吧里驻唱同时希望碰到好运气。妮妮空包网

  从成都、北京、上海、杭州、广州再到深圳,何璟将酒吧驻唱变成了自己一个人的“巡回演出”。然而,酒吧里的二、三十名听众,与直播时十多万的观看量相比,一直让她心里存有不小的落差。

  但是,毕竟如今的驻唱工作能解决温饱,而且重新过上了稳定的生活,她也没有想好是否还要重新回网络秀场中再去搏一把。

  “被拒绝的次数多了,心里也就没有落差了。”同为过气网红的“萌弟”,曾是一名自带脱口秀才艺的帅气男生,更是在游戏直播平台上一度拥有过百万粉丝的关注。但近半年来因为平台的政策变化,他不得不大幅收敛直播时的脱口秀尺度。

  随着直播时缺乏新的内涵和创意,“萌弟”渐渐遭到粉丝的冷落,导致收入锐减。怀着想再次红起来的心态,萌弟在近半年多的时间里,不停地报名参与到各类网综、网大的海选中。

  “从开始总被刷下来,到后来偶尔会有节目会找我当绿叶作个陪衬,但总是看不到希望。”他告诉懂懂笔记,自己报名参加的各类节目海选的数量,已经超过百场,但由于个人的形象、才艺缺乏包装,一直没有得到节目制作团队的认可。

  “还是秀场直播机会更大。”他有时候回想,还是直播、短视频等草根泛娱乐平台,对于网红创作内容的包容性更强。在脱离了这些泛娱乐平台之后,想“红起来”真的并不容易。

  无论是何璟还是萌弟,他们都曾经有过一段小有名气的过往,也都有一颗不甘平庸的心。但是类似他们这样的过气小网红并不在少数,离开网络的秀场,这群年轻人也渴望通过新的途径、新的渠道,能够重拾失去的名气,尽管这个过程十分煎熬。

  李倩(化名)是一家大型地产中介公司的租售顾问。容貌秀丽、性格外向的她,和同事、客户的关系处的都很好,然而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曾在秀场直播平台打拼过一年时间,而且红起来的原因也不是颜值。

  她告诉懂懂笔记,自己曾是一名拥有近60万粉丝的美妆博主,两年多前开始在直播平台、微博上传授粉丝美妆技巧,介绍一些好用、性价比高的美妆产品。

  “我的内容没变,是整个行业变了,新旧迭代太快了。”今年年初,看着每个月都在骤减的打赏收入,李倩手头日趋拮据。为了维持生计,她不得不在几个月前寻找一份正常的工作。

  由于过惯了不受约束的生活,她想找一份工作轻松的闲职。但苦于没有相关的专业知识与工作经验,最终只好在朋友介绍下去房屋中介企业做销售。如今除了每天上班前需要精心化妆打扮,这份新工作几乎与美妆不沾边。

  “一开始我不愿提及曾经是网红的那段过往,即便曾经有同事说觉得我眼熟,我也开玩笑般搪塞过去了。微商化妆品一件代发源”李倩坦言,她从未觉得从事一份普通的工作,会让自己感觉如此的不适应。

  而她的工作性质,也从面向众多粉丝的美妆知识传播者,转变为融洽业主、客户之间关系的沟通者。尤其面对领导批评、客户刁难时,她都会觉得十分难受。

  “当你红的时候,说什么粉丝都当真,公会也唯唯诺诺。整个泛娱乐行业都很现实、很泡沫。”如今的李倩朝九晚十,过着与之前坐着赚钱完全不同的生活。回想曾经月入数万元时的惬意,数着如今两三千的微薄底薪,还要承受KPI重压的日子,她总是感觉喘不过气来。

  “总要生活呀,慢慢扛吧。”她无奈地表示,身边一些认识或熟悉的网络主播,在离开秀场后承受不住打工所带来的压力,忍受不了失去光环后的失落,有些选择成为第三者插足别人的家庭,有些寻求包养以换取安逸的生活,让她闻听后不胜唏嘘。

  “这些我也都曾经想过,但最终过不了自己这道坎,也算没一失足成千古恨吧。”在李倩看来,网络主播和租售顾问这两份工作之间,仅仅是收入高低之分。而网红、直播达人一旦走到了那种境地,所面临的则是天堂与地狱的差别。

  或许,大部分和她一样仅凭一项才艺或是能说会道的嘴,迅速蹿红的草根网红,都难以承受过气之后所面临的生活落差和经济落差。

  但除了归于平静,找一份无奈又普通的工作,那些仍在坚守直播圈子的众多主播,以及仍在努力冲入这个圈子的无数新人,又应该如何面对这份职业的未来?

  李维兵是一家网红经纪、内容策划机构的高层管理者。他告诉懂懂笔记,就连娱乐圈明星都有过气的一天,更何依托泛娱乐平台泡沫成长起来的草根网红。

  即便是那些已经红到发紫,在互联网上人人皆知的所谓网红大咖,也都会因为种种意外遭遇凉凉的时候。

  “网红经济是畸形的,无论出身多么草根的人,只要敢言敢行,敢博出位,就有可能在互联网上收获财富。”李维兵表示,红不红与播主的学历、经历没有必然联系,早期很多网红的火爆都有太多偶然性。

  在他看来,是泛娱乐平台的泡沫,粉丝荷尔蒙的作用,让一些主播只要敢博出位,就能够获得动辄高达数万,甚至数十万的月收入。但是这种“火爆”没有持久的生命力。

  “说白了,就是当初来钱太简单了。”他以公司在签的近五十名网红为例,月收入超过三万元的就占了过半数。这可是一线城市IT公司普通程序员,每天加班加点都不一定能达到的月薪水平。

  他表示,不少曾经处于鼎盛时期的网红主播、短视频达人都会认为这样的工作方式、赚钱方式是他们应得的,心态也彻底膨胀了。“有些人因此在生活上铺张浪费,肆意挥霍无度;有些名主播开始膨胀,甚至以为可以任性妄为。”

  “甚至有不少人以为网红这样的职业,永远不会过气。”李维兵坦言,过气网红在被粉丝、公会放弃之后,所产生的种种落差,尤其是经济上的困境,都是无法避免的,“其实任何职业都应该有未雨绸缪的心理准备”。

  李维兵告诉懂懂笔记,安逸的工作状态,让不少网红心态变得懒散,不单在输出内容上缺乏创意、偷工减料,连能够展现个人魅力的技能,也都渐渐忘得一干二净。

  “这行当竞争会越来越激烈,妮妮傲娇但连自己都不走心,怎么和别人竞争?”李维兵表示,内容持续缺乏新鲜感,粉丝在主播身上所产生的荷尔蒙很快也被消耗殆尽,过气仅仅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懂懂笔记近期在走访中,汇总了来自九家直播公会机构的数据,从这些游戏、秀场直播公会的相关数据变化中可以发现这样一些规律:

  其一:大部分机构培养一名签约网红到人气上升期,需要三个月至半年时间,超过半年仍缺乏一定人气的主播,通常会被公会放弃,这个比例超过了一半,尤其是没有优秀个人才艺的秀场主播;

  其二:所谓的人气时期,定义也有所不同,有四家公会是以三万元打赏折算额度作为该时期的考量标准,其余五家的均以观看量、点击量计算。直播观看超过五万的、短视频播放量稳定在十万,可以成为公会重点关注的网红苗子 ;

  其三:网红从当红走向过气的时间段,各家机构表示速度都在加快。只有接近20%的超高人气网红能持续超过半年,有70%半年内就归于平凡了。另外,还有一成左右不到一个月就过气,这种情况远比2016年~2017年要大幅增加;

  其四:有超过一半的网红在人气下滑后,获得的打赏分成不足每月两千元。几乎所有公会每季度都会考核网红一次,连续两个季度打赏分成、受关注数据均低于平均值的就会被淘汰;

  其五:人气巅峰期超过半年的网红,几乎都有以下一些共同特点:长相姣好、能够接受调侃、不刻意装嗲;有歌唱、美妆、游戏等方面的专长;情商高,有一定文化素养,什么话题都能涉猎,知识面较为宽泛。

  或许,没有直播、短视频等泛娱乐平台的加持,没有网红经济的泡沫推动,更多的普通人依旧只是普通人,这些网红梦原本就是一段“阴差阳错”。或许直播平台给了很多普通人不平凡的机会,同时直播平台也让一些本该自由、朴素和平凡的心灵,有了太多的扭曲。

空包网 http://www.ninikb.com

上一篇:妮妮空包网:三毛空包网中空跟真空哪种比较好有人懂有人陪—空牢牢何解

下一篇:拼多多空包:钢铁侠表情包梦幻西游小猪妮妮是谁过气网红什么意思最让人心疼的过气网红

最新文章

最热文章